讀完本篇文章大概需要: 4 分鐘(以300字/分鐘計)

又到了作總結的時候。在這頗為特殊的一年裡,我先後寫了四篇有關義和團運動及八國聯軍之役的文章,主要聚焦於以下幾個小問題:

  1. 義和團運動的根源在於什麼?
  2. 義和團的「神功」是怎麼一回事?
  3. 慈禧為何會決定向各國「宣戰」?
  4. 庚子賠款的意義是什麼?

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:這麼大的一個事件,只寫四篇文章也太不夠意思了。對於這個問題,原先我也曾考慮過,但後來還是決定,不會寫那種包羅萬象的文章。主要原因還是在於,以我的性格,要想把這事講清楚,恐怕不寫個幾十篇是不夠的。而我這人,畢竟還是有些喜新厭舊,不願意花太多時間在一個課題上,因此最後還是採取了這種從小問題切入的辦法。

我在一開始就說過,我本人是對中國近代史相當感興趣的,平時也會關注一下這方面的文章。雖然由於微信公眾號的興盛,講近代史的文章隨便一搜就有不少,但據我觀察,很多作者似乎並不是以很嚴肅的態度來創作的,往往是一知半解,就生拉硬套。我想,不論寫文章的目的是借古諷今還是以史為鑒,內容的真實性總還是最重要的。否則,如何保證讀者不會被引導到錯誤的方向上去呢?歷史終究是一門科學,不能因為個人意願就隨意對待。

話又說回來,對於義和團運動和八國聯軍之役,我們應當怎樣看待?我以為,首先我們必須承認一點,就是造成這一切不幸的根源,主要還是在中國這一邊。誠然,列強對中國的侵略是直接誘因,但從根本上說,那個時候的中國,不論文化還是制度,都已經偏離一個近代的國家太多了。儘管在那之前,清政府有過洋務運動,有過戊戌變法,但這個國家裡的大多數人,依然沒能明白什麼才是正確的對外方式。

張鳴先生曾經講過,當時距離一戰已經不遠,歐洲兩大陣營正逐漸形成,這時他們聯合起來派兵到中國,其實是有些無奈的。1參見張鳴:重說中國近代史一方面,這或許說明,中國確實是一個值得列強瘋狂掠奪的地方;但另一方面,是否能夠說明,當時中國民眾衝擊教堂、殺傳教士的行為,已經到了列強無法忍耐的地步了呢?

但凡是中國人,回想起這段歷史,心中難免是會有一些民族主義情緒的,這無可厚非。借用茅海建先生的一句話,「這種不服輸的心氣,從本質上說來,仍是對多災多難的祖國的摯愛」。2參見茅海建:天朝的崩潰:鴉片戰爭再研究;又,原文是形容歷史學家的然而,民族主義對於我們自身的發展,從長遠來看是大大有害的。我們當然要銘記這些屈辱的歷史,但是,如果不能以現代的眼光來重新審視,反而堅持認為一切的責任都在於外來的侵略者,結果要麼就是歷史重演,要麼你自己也成為其中的一員。不管是哪一個,都讓人感到悲哀。

「百廿庚子」系列,到此也就結束了。不過,關於近代史,能說的東西仍舊很多,這些就留給以後的文章吧。

敬請期待後續文章!

分享你的感動(和吐槽)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